小型公共小巴自1969年起,一直穿梭大大小小的街道,來來往往、風雨不改地將乘客送到目的地。香港絕大部分人都會有乘坐小巴的經歷,特別是深宵時分,旺角往大埔,20分鐘直達,還未回過神來,「亡命小巴」就已經將你帶到目的地。腳才剛踏上地面,司機已經忽不及待關上門,然後頭也不回地絕塵而去。屬於香港人的小巴,就是以這樣的速度服務了我們40多年。可能因為速度之快,使我們察覺不到陪伴我們多年的小巴,有許多細節已悄悄地變了,有些回憶亦不知不覺的消失了。

【集體回憶】日漸消失的小巴回憶

大家平常有沒有留意到車頭擋風玻璃前那塊幾膠牌呢?不要少看那一塊又一塊的膠牌,它給予乘客最重要的資訊,補充了車頂牌子的不足,清晰地顯示途經的地方、車費,省卻了司機不少的煩惱。早期的小巴的車頂是沒有牌子的,要標明目的地,司機惟有拜託街市小販幫忙用紙牌寫,這就成了第一代的牌子,當時車費的價錢牌,還是用花碼字寫成的,相信現在已經沒幾個人懂。一塊塊的紙牌當然不耐用,所以後來就漸漸轉用了膠牌,由司傅寫上毛筆字,新一代的手寫路牌就這樣完成了。我們現在看到的膠牌寫有藍、紅兩色的字,都是在那時候開始。因為未分色的時候,乘客經常會詢問有關中途站的問題,每日被問上百次的司機當然不勝煩厭,所以師傅就將紅色表示終點站,藍色代表途經站,以解決問題,而這樣的傳統一直維持至今。

除了白膠牌是傳統的體現外,牌子上的地名都載著香港人不少的回憶,例如:大丸、香港紗廠、旺角先施等等。這些地方早已結業或搬遷,但這些膠牌依然完好地放上車頭擋風玻璃前,彷彿這就是一種對過去懷念。不過,這份回憶,這份對舊地的思念,不知道可以留存多久,隨著時間的推演,新的一代開始不認識這些已經不存在的地標,而一個又一個的膠牌,亦因為政府逐步將紅色小巴轉型做綠色專綫小巴的關係,需求變得越來越少。現存香港只有一位手寫字膠牌的師傅,會不會有一天,沒有再去承傳這一份專業,又會不會有一天,專綫小巴完全取替紅色小巴,再沒有製作膠牌的需要呢?以後大家乘坐時,不妨多看這些白膠牌兩眼,因為或許有一日,這些充滿回憶東西都不會再存在。

Minibus Multi Colour 小巴